醫者

現在的位置: 故事大全首頁 > 精品小小說 >
 
醫者
2017-04-28 16:41:09 /故事大全 /點擊:1084℃

讀高二那年,我媽病了,疼得滿床打滾。我背著她到赤腳醫生那里,醫生為她打了針止疼劑,手一攤:“怕是大病,趕緊送縣醫院?!?/p>

我家離縣城遠,又沒車。我借了輛三輪車,把我媽拉到縣醫院。醫生診斷后,把我叫到一邊:“你媽得的是癌癥,晚期了,花再多錢也沒用,你自己決定吧?!?/p>

癌癥?!我好似挨了一記悶棍,眼前發黑。我爸走得早,這些年來,我媽就靠種那點承包田供我上學,如今……

不能就這么放棄!我剛想辦住院手續,我媽含笑進來說:“醫生,給我開點藥吧,止疼的就行,我命硬,能挺過去?!?/p>

拗了半天,我還是按我媽的意思做了。我知道,我媽—旦決定了的事,沒人能改過來。拉著我媽回家的路上,我拼命憋著,不讓眼淚掉下來。兜里只有三百塊錢,那是全家僅剩的那么—點兒。

救不了媽,我想讓她在不多的日子里,盡量過得好點。我去村里小店買東西,無意中聽到有人說,鄰鄉有個老中醫挺神的,治好過一些大醫院都沒法治的怪病。我立馬找了過去。

老中醫家坐著很多病人,得什么病的都有。老中醫話不多,而且聲音很輕,只是在搭脈后簡單問上幾句,就搖頭晃腦開起方子,完了,又叮囑幾句,也看不出有啥高明之處。最后一個輪到我,老中醫瞅了我一眼:“病人呢?”

我拿出醫院的診斷書,講了我媽的病情和家里的情況。我說來得急,我媽也下不了地,先來問問。說到最后,我的眼淚撲簌簌往下掉。

老中醫瞪了我一眼:“這么大了還哭,沒出息,走,帶我去看看?!?/p>

老中醫給我媽搭完脈,捋著花白的山羊須在屋里踱來踱去。我垂手,惶惑地盯著他。老中醫讓我把三輪車上的那個蛇皮袋拿進來,一打開,里面全是草藥。老中醫告訴我,把這幾種藥分均勻,半年服完,大致就可以了,不行的話,再去找他。

我連連點頭,掏出三百塊錢:“只有這些了,別嫌少?!?/p>

老中醫沒接錢,雙手把玩著桌上的青花瓷瓶,左看右看,還不住點頭:“不用了,你留著做學費吧,這個東西賣給我吧?!?/p>

我媽連忙搖手:“不,這是我的嫁妝,幾塊錢買來的,鄉下人沒閑心插花,我常說,還不如碗勺來得實用呢?!?/p>

老中醫晃著頭,捻著須,說:“實用不實用我不管,家里有一個,正好配個對?!?/p>

送走老中醫,我和我媽還不敢相信天下竟有這種好事,診費、藥費沒付不說,還白白拿了一千塊錢!

半年后,我陪著我媽去了醫院,診斷結果讓我欣喜若狂,我媽竟痊愈了!

我拿著錦旗去謝老中醫,老中醫一笑:“有錢了,就把瓶子贖回去,價錢嘛,翻倍?!蔽尹c頭。

我如愿考上了醫學院。用那些錢,我撐過了第一個學期。之后,我勤工儉學,再沒用過家里一分錢。畢業后,我憑借優異的成績,被省城一所大醫院聘用。我接我媽進城,貸款買房,娶妻生子,進修深造……

二十多年后的一天,我偶然觀看了《鑒寶》節目,一個青花瓷瓶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個瓶子,看上去跟我家的一模一樣。專家幾百萬元的估價讓我又吃驚又憤恨,原來老中醫早就知道瓶子的價值。我想起了老中醫瞇著眼的神情,哼,狡詐,虛偽!

我憋著滿肚子怨氣去找老中醫。老中醫已去世,他兒子接過我的字條,一笑:“家父說你定會成為醫生,果然沒錯?!?/p>

我突然想起,那天我對老中醫說,我想放棄學業,賺錢養活我媽。我有點發蒙,是不是自己太小人了?

里屋的櫥柜上,擺放著兩個青花瓷瓶,花紋一樣,成色迥異。老中醫的兒子取過那個釉色發暗的瓶子:“民國的,不過也值幾千塊錢?!?/p>

我臉紅了。瓶子的內壁上,依稀還能看到我兒時調皮的涂鴉,是我家的那個!我疑惑地望著另一個青翠欲滴的花瓶。

“這個是我祖上為一官宦人家就診時,那家主人給的?!?/p>

我掏出一萬塊錢,老中醫的兒子執意只收下兩千:“家父囑咐,不敢有違?!?/p>

對著老中醫的遺像,我鄭重地磕了三個頭。淚眼婆娑中,我又看到了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睛,溫馨,深邃。

一塊匾額懸在壁上,上面的兩個字熠熠生輝──“醫者”。

選自《文苑》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上一篇:人在槍在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安卓单机美女麻将app 江苏快3app是真的吗 齐鲁风采七乐彩 三分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以太币价格今日价格 卡五星麻将qq游戏下载 五子棋技巧 华人彩票时时彩代理qq 绝地求生新闻事件 竞彩篮球大小分是什么意思 极速快乐十分是真的吗 开微信棋牌群到哪里拉人玩 浙江麻将机遥控器 3d字谜官方网 mg真人游戏在线 游戏就找二分彩开奖记录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查